怕麻烦的国中生

白发

食发鬼第一次上战场,是在觉醒过后。他蒙着一块白布由鬼使白牵着。

食发鬼已是青少年的模样,红唇齿白的,因为经常被隔壁寮的夜叉欺负说“小白脸”。所以妖狐给他蒙上了一块白布。还记得那时理由是……

“食发鬼你的眼睛很漂亮,所以只能给小生看哦~”半开玩笑的妖狐,迫于身旁鬼使白的压力帮食发鬼蒙上白布。

“鬼使白大人,今天不是阿爸带我们打吗?”食发鬼在得到御魂后就在隔壁寮里长大,平时听隔壁寮的式神们叫晴明阿爸,他也跟着学了。

天知道,晴明因为阿爸这句话闹了多少天的别扭。

“…今天是源博雅大人带我们。”鬼使白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位如花似玉的美少年,将他与幼年时相比,真是让人不禁感叹。

当源博雅来到时,鬼使白感觉到衣袖被食发鬼轻轻地拉着。鬼使白也没说什么,任由他拉着。

在与隔壁寮打御魂的时候,食发鬼因为不小心出了迷烟而受到了队友们的注视。

“哈哈哈哈哈,食发鬼你只适合待在寮里当花瓶吧!”夜叉笑得最为大声,然后他就感觉到一股视线。

鬼使白不满地看着夜叉,一个无常索命就把剩三分之一的八岐大蛇给秒了。

“你看起来不错,本大爷要和你打架!”夜叉热情满满的看着鬼使白。

谁知鬼使白理都不理他,牵着食发鬼的手就走了。

“鬼使白大人,我是不是很没用啊……连招数都出错……”对于夜叉那一句“花瓶”十分在意的食发鬼问道。

鬼使白见头低低的食发鬼,心里不知为何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他顺手摸了一把食发鬼柔顺的长发说:“每个式神都有年幼的时候。”

离家多年的食发鬼很久没有这么想哭的感觉了,当年仰慕的鬼使白竟然在安慰他,这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欢迎回家,食发鬼。”

虽然一如往常是冷冷淡淡的声音,但却暖了食发鬼的心。

“嗯!”

白布有点湿润,但白布的主人笑得很开心。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