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麻烦的国中生

晴发 童养媳////

夜里月亮倒影在池塘上,今天刚被晴明抽回来的食发鬼正坐在一旁的石头上观赏着自己的美貌。

“不知明天晴明大人会不会带我去升级呢~”还是小孩的食发鬼兴奋地想到。

“食发鬼晚上这么冷你还在外面干嘛呢?”鬼使白刚打完觉醒回来,见小小只的食发鬼坐在比他身高还高的石头上望着池塘自言自语,感到疑惑。

“鬼使白大人,晚上好~”食发鬼很崇拜鬼使白,他是寮里晴明最疼的式神,晴明还常常叫他大儿子。

“晚上好。”鬼使白见过寮里来过许多小妖,但通常都会被拿来当狗粮。食发鬼是除了莹草山兔以为第三个没被当狗粮的式神。

看着眼前这个小小只堪比团子的小妖用着闪闪发亮的眼睛看着自己。鬼使白默默心想,等下再去打多几次觉醒吧。

“鬼使白大人,晚上好,食发鬼,阿爸叫你哦。”妖狐微笑地走来说道。

“!?…好的!”食发鬼愣了一下,然后从石头上滚了下来,是的,没错,“滚”了下来。

“食发鬼你也太不小心了。”妖狐哭笑不得带着食发鬼去找晴明。

鬼使白则抓着源博雅出门打觉醒去了。

妖狐将食发鬼带到晴明房门外便离开了。留下食发鬼一个妖在门外不知所措。

“进来吧。”冷冷淡淡的声音,让食发鬼的心忐忑不安。

“晴明大人找我有什么事吗?”食发鬼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只露出一颗头来。

“噗。”晴明用衣袖遮挡自己嘴角的笑意,向食发鬼招手让他进来。

食发鬼见气氛没这么严肃也不拘谨了,直直往晴明扑去。

“晴明大人~”食发鬼被晴明稳稳的接住,还开心的晴明怀里蹭来蹭去的。

真是可爱////晴明表示自己要犯罪了。

“这是给你的御魂。”在旁拿出一套酒吞打得心累的日女之时御魂给食发鬼穿上。

“晴明大人,我美不美啊?”食发鬼穿上御魂后高兴地转了一圈。粉色的浴衣衬托得他看起来像个小女孩。

晴明没说什么,轻轻将食发鬼举起。

“食发鬼长大后想和谁在一起呢?”

“在一起?”

“就是两个人一直住在一起。”

“就像和姐姐那样?”

“嗯。”

“那我要永远和晴明大人在一起哦~”

白发

食发鬼第一次上战场,是在觉醒过后。他蒙着一块白布由鬼使白牵着。

食发鬼已是青少年的模样,红唇齿白的,因为经常被隔壁寮的夜叉欺负说“小白脸”。所以妖狐给他蒙上了一块白布。还记得那时理由是……

“食发鬼你的眼睛很漂亮,所以只能给小生看哦~”半开玩笑的妖狐,迫于身旁鬼使白的压力帮食发鬼蒙上白布。

“鬼使白大人,今天不是阿爸带我们打吗?”食发鬼在得到御魂后就在隔壁寮里长大,平时听隔壁寮的式神们叫晴明阿爸,他也跟着学了。

天知道,晴明因为阿爸这句话闹了多少天的别扭。

“…今天是源博雅大人带我们。”鬼使白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位如花似玉的美少年,将他与幼年时相比,真是让人不禁感叹。

当源博雅来到时,鬼使白感觉到衣袖被食发鬼轻轻地拉着。鬼使白也没说什么,任由他拉着。

在与隔壁寮打御魂的时候,食发鬼因为不小心出了迷烟而受到了队友们的注视。

“哈哈哈哈哈,食发鬼你只适合待在寮里当花瓶吧!”夜叉笑得最为大声,然后他就感觉到一股视线。

鬼使白不满地看着夜叉,一个无常索命就把剩三分之一的八岐大蛇给秒了。

“你看起来不错,本大爷要和你打架!”夜叉热情满满的看着鬼使白。

谁知鬼使白理都不理他,牵着食发鬼的手就走了。

“鬼使白大人,我是不是很没用啊……连招数都出错……”对于夜叉那一句“花瓶”十分在意的食发鬼问道。

鬼使白见头低低的食发鬼,心里不知为何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他顺手摸了一把食发鬼柔顺的长发说:“每个式神都有年幼的时候。”

离家多年的食发鬼很久没有这么想哭的感觉了,当年仰慕的鬼使白竟然在安慰他,这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欢迎回家,食发鬼。”

虽然一如往常是冷冷淡淡的声音,但却暖了食发鬼的心。

“嗯!”

白布有点湿润,但白布的主人笑得很开心。

夜发 酒

食发鬼冷眼的看着眼前这位不速之客——夜叉。大晚上的,任谁突然被吵醒都会觉得十分生气。而食发鬼正是在睡美容觉时,被夜叉的拍门声吵醒的。

“大晚上的,你不用睡是吗。”

食发鬼因为刚醒来的原因,脸颊微红,人也还有点迷糊。但这完全不妨碍他想杀人……妖的心情。

“本大爷可是偷了酒吞的上好妖酒特意来找你一起喝的,你怎么就这种态度啊!”夜叉半躺在地上,脸上都是红晕,还时不时打个酒嗝 。

“我不喝,你快回去。”傻了是吗?要是被酒吞知道……想到这食发鬼觉得自己的妖生很悲哀,怎么就认识了这二叉。

夜叉眼光一闪,自顾自的喝了一口,起身往门的方向走去。

就在食发鬼以为终于将他送走而放下戒备心时,夜叉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双手大力地抱着他,压制着他能行动的力气。

“夜叉你嗯……”被止住了说话的唇,食发鬼不敢置信地看着夜叉甚至忘了抵抗。

这是……酒!?

食发鬼不喜欢酒的气味,他尽力的想避开,可夜叉铁了心要他喝下。溢出来的酒就顺着两妖的下巴流向了胸口。

“哈啊!咳咳!”食发鬼被酒呛到了。

口中的酒没了,夜叉才放开食发鬼。

“嘿嘿这样你也喝到了。”

看着眼前的醉汉,食发鬼实在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

才怪!

“二叉子你给我滚出去!”